3分11选五

                                                                              来源:3分11选五
                                                                              发稿时间:2020-06-02 12:46:32

                                                                              澎湃新闻:这场抗议浪潮无疑又给今年的美国大选增添了新的不确定性因素,您怎么评估这一事件对大选的影响?

                                                                              孙成昊:我认为这件事对特朗普肯定是非常不利的。因为本身疫情所造成的这种经济损失,已经对特朗普造成非常大的打击了。这种社会不稳,民众也是看在眼里的,无论是非洲裔美国人还是其他族裔的美国人,他们肯定希望大选年至少是一个稳定的一年。本来一些人对他抱有一些期待,因为已经有些城市开始复产了。结果各地现在出现了各种抗议,包括一些城市进入宵禁,族裔冲突又把生活状态往回拉了,有些人可能也不敢出门了。那么这对急于复产的人来说是一个打击,他们肯定会怀疑是不是联邦政府的政策出了问题,对特朗普的执政能力产生怀疑。

                                                                              【环球网报道】当地时间6月1日,美国总统特朗普在白宫玫瑰园就黑人乔治·弗洛伊德遭白人警察暴力执法致死引发的抗议示威发表全国电视讲话。特朗普在讲话中称,将援引1807年的《叛乱法案》动员全国各地的军队,以“迅速解决问题”。对此,伊利诺伊州州长1日表示,他拒绝接受“动员军队”这一要求。

                                                                              另一个原因,就是在现实的生活中,黑人在经济、就业中面临歧视。一些行业中存在着一些隐形的歧视,虽然不公开表达歧视,但是实际政策、实际行动就是一种歧视的后果。所以这些黑人普遍工资低,受教育程度低,就业困难。

                                                                              为平息骚乱,截至5月31日,全美至少40座城市与华盛顿特区宣布实施宵禁,24个州和华盛顿特区动员了国民警卫队,3个州实施了紧急状态。美媒指出,如此大规模的骚乱行为与反骚乱行动是自1968年黑人民权领袖马丁·路德·金遇刺以来的首次。

                                                                              孙成昊:弗洛伊德事件对美国的族裔问题是一个非常负面的冲击,很多人可能以为美国的族裔问题在得到缓解或者解决,但实际上现在会发现族裔问题是美国长期存在的一个结构性问题。这种结构性问题已经和其他的一些社会问题交织在一起了,比如说枪支暴力的问题,疫情之下贫富差距的问题。也就是说,族裔问题可能是美国一个根深蒂固的难以解决的问题。

                                                                              针对上述问题,澎湃新闻采访了几位专家,请他们分享他们的看法。

                                                                              孙成昊:首先,这个问题是因黑人而起,反映了美国长期以来的族裔矛盾问题。我们知道,2017年夏洛茨维尔也反映出了族裔冲突。所以这次很多隐藏的问题被这个事件给挑起来了。第二个原因,在当前疫情之下族裔矛盾的问题其实是尤为突出的。因为我们看到非洲裔美国人实际上在面对疫情时是更加脆弱的,他们患病率和病死率都是比较高的。这其实从一个侧面折射出非洲裔美国人,甚至包括拉美裔,他们在美国社会里的地位还是不够高。尤其他们的生活状况、经济条件是比较差的。在疫情背景下,他们生活上的艰苦、贫富差距体现得更加明显,他们其实蒙受了更大的损失。所以,疫情加族裔冲突,这起事件一下子就把他们这种情绪给点燃了。

                                                                              乔治·弗洛伊德之死缘何会在短时间内激起全美乃至全球民愤?全美的骚乱活动是否会持续下去,使局势进一步恶化?美国国内由来已久的种族矛盾会否因此再度加剧?

                                                                              种族矛盾是美国一种痼疾,而特朗普上台以来美国整个社会向右转,导致美国社会中种族歧视进一步泛滥。特朗普可能是这几届政府里和黑人最疏远的一任总统,再加上疫情,就可能使这个问题变成了一个很大的事情。